起云文学
繁体版

第五章:约定

    夜幕临空、星光无了。

    潜渊城内的龙源客栈中,一位身穿朴素的俊朗男子盘坐在屋檐之上,清澈的双眸紧紧看着夜空的一轮明月,两条垂落至肩处的发丝随微风轻轻飘动,月光照耀下,似有仙人之姿。

    曾有人问他,天上的明月可否摘下来送给她。

    少年当时笑道“你即为明月,何须要我送。”

    至此,一位道号‘明月’的女子,响彻修仙界。

    那一年,少年少女年仅十八岁。

    “望月思如故,佳人在月柱。”一声蕴含‘深情’的话语此时传入俊朗男子耳中,沾沾自夸的言语随之接上“好诗、好诗,马上要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在俊朗男子旁边,站着一位风流倜傥的修长男子,一袭白色衣绸,腰挂一柄蓝白相印的绝美佩剑,佩剑之上刻有‘诗’字一字,低头以指为笔,在一张泛着黝黑光芒的书页上,聚精会神的写着刚刚所吟之诗。

    指落、指开,男子一脸满意看着书页上的内容,轻袖一抖,泛着黝黑光芒的书页消失不见,满是感慨道“像我这样才华横溢,果然只有诗人才是最佳归宿。”

    “齐师弟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盘坐在屋檐的男子收回视线,答非所问道“二师兄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被称为二师兄的男子伤感道“本来是挺好的,可是前几天听到有人要独自前往妙玄门,这就让我心里很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好?”齐若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为而为也,蠢也。”男子回到道。

    齐若玄笑了笑,双手平于空中,虚握双拳,一把由天地灵气凝聚而成的长剑凝与之中,说道“何为剑!”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灵气长剑断裂,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齐若玄自问自答道“这可为剑?”

    齐若玄一式折剑,男子自然清楚其中含义,一时之间无言可接,在男子随身携带的黝黑书页上,记录着自己说过的两句话。

    “剑为君、剑出问其于心、斩心中不平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有不平,则剑出,则,折。”

    男子仍是不解问道“可值?”

    齐若玄笑了笑,说道“自己觉得值得就行。”

    男子听闻,摇了摇头,感慨道“蠢、太蠢了,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找你原本是想劝劝你放弃妙玄门一行,无奈你从小就性子倔,说又说不过你,打又打不过你,作为师兄的我,感觉很失败啊!”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袖手一挥,两坛名为“梦百年”的酒水托于手中,说道“送你一坛。”

    齐若玄伸手而接,说道“又从矮掌柜身上刮了两层‘肉’,肯定恨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白了一眼,大义凌然道“这酒又没多少人喝得起,偷、不对,拿两坛是帮他照顾生意,省的他一天到晚唉声叹气没生意,再说了,我这叫有借有还,这么大的人情,他感谢还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齐若玄揭封而开,酒香飘逸,让人闻而欲醉。

    一梦百年、虽梦百年、却可解千年之惑。

    男子举坛、酒水入喉、抹嘴而高声道“好酒!”

    齐若玄说道“酒是好酒,可是你这喝法,矮掌柜看到了,铁定要拿刀跟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男子笑道“无所谓的,反正打不过我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,你不喝?”男子见齐若玄把刚开封的酒又封好,疑惑的问道“你想留给那少年?”

    齐若玄点了点头“这酒我喝下去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又仰天一口,问道“你就真的把希望全部压在那少年身上了,这少年承受的了?”

    齐若玄无奈道“另一半是他的命,无论他以后是凡夫俗子还是修仙者,逃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男子久未开口,毫无理由叹息一声“唉!又是悲剧了!”

    凡力抗天,又有几人不悲剧。

    齐若玄也叹息一声,随即问道“二师兄,可否帮一个忙?”

    男子疑惑道“什么?”

    齐若玄指了指天上,笑着说道“把天上的那个‘东西’給斩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一愣,旋即扬天大笑道“小意思,早就看那‘东西’不爽很久了,等那天我上去,一剑劈了他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、却同时大笑,微风拂过、亦是洒脱。

    可能是一句玩笑、却是一辈子的约定。

    “师弟,那少年叫什么名字。”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齐若玄反问道“二师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