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云文学
繁体版

第25章:魏氏

    此刻,吴名三人来到了帝都东面的一座酒楼中与刘璇汇合围桌而坐。

    “此次夜入皇宫收获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那位冒牌皇帝不甘心被控制,不然我等就很难插手了。”吴名遥头道。

    “就看这几天,希望那位皇帝不要让我等失望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转眼五个月的时间悄然即过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皇帝居然将魏忠最得意也最中意的一个儿子魏于给杀了。

    魏民是什么人物,其乃是一方顶尖世族门阀之主,在朝堂之上更是位列三公,担任御史大夫一职。

    旗下更是封地无数,族内养的私兵都不知有多少,并且这位皇帝能够坐稳龙椅,也有一部分这些门阀世家的功劳,如此堪称权势滔天。

    此刻朝廷上下只有一个想法,皇帝疯了。

    同时这条消息也已疯传的速度,传到了徐州魏氏之中,当听到这道消息之时,魏民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魏于可是他最中意的一个子嗣,甚至未来都要将其当成魏氏之主来培养,而现在。

    随着魏民这位魏氏之主吐血昏迷,魏氏上下都混乱了起来,不过也没有混乱多久,就被魏氏的二号人物,魏民的弟弟魏文给镇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各方的门阀诸侯也前来看望,有的自然是带着好意前来看望,而有的自然是别有目的的前来看望,想探一探魏氏接下来有什么动静?

    随着各路诸侯与世族门阀的纷纷到来,而魏氏之中也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令兄身体可好?”

    此刻魏氏府邸之中,一间客厅内,站着十几道身穿锦袍威严无比的中年男子,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事,只是伤心过度昏迷了过去,等一阵子也就没什么大碍了,多谢周家主关心了。”一位身穿青色儒袍的中年男子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可知那皇帝,因何原因杀害令侄。”一位脸色略显阴沉的中年男子,摸着下巴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儒袍男子也即是魏氏二号人物魏文摇头道:“这我也不知,也正在派人查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对令侄的了解,他应该不是鲁莽冲动之人,不可能做出对皇帝不敬的举动。”刚才的那位周家主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那皇帝失心疯了不成?嘿,当初他能坐稳那把椅子,可都是我等倾力相助,真以为我等不敢再换一个听话的不成。”旁边一位面相带着些凶狠霸道的男子寒冷道。

    听见这凶狠男子说的话语,在场几人脸色微变,其中一位男子看了看四周,更是提醒道:“禁声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凭我等的势力,谁还敢捋虎须?”凶狠男子颇有点不以为然,不过其的声音还是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眼红我等的可是不少,若是被抓到机会,恐怕足以让我等伤筋动骨。”先前的那位阴沉男子,显然不赞同凶狠男子话语,随后看向魏文,道:“不知魏兄接下来如何打打算?”

    “等吾之兄长醒过来在做打算。”魏文轻轻摇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魏氏的大院一角,吴名四人围坐在一张石桌旁,看着庞大广阔的院落中来来往往的人群。

    吴名低声感叹道:“真是热闹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办喜事呢!”

    “嘿,你可真够损的,不过那位冒牌皇帝还是十分给力的,直接就拿最顶级的门阀开刀,不怕把人家惹恼了,直接闯进皇宫300刀斧手将他砍成肉泥?”李天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这种程度的挑衅,还不能将魏氏逼反。”望向魏氏的府邸深处,太玄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想必这位皇帝陛下,不会令我等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等就拭目以待吧!”

    随后几人走出了魏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那次魏氏事件,已经过去了三天,这三天来也没有发生大的变动,魏氏之中依旧在办丧事,这期间魏阀之主也清醒了过来,不过并没做什么过激的举动。

    同时其他势力门阀诸侯,也在密切的关注此事,也不乏一些轮回者,想借此事扩展势力。

    便在今日,一件意想不到,又在情理之间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此刻魏府大门前,来了一群队列整齐的官兵,这群官兵的中央一架官轿矗立,从中走出一位身穿官服面白无须的男子。

    看了看这座宏伟气派的魏氏府邸,官府男子的脸色稍微有点凝重,陡然一声沉喝,道:“圣旨到快快出来接旨。”

    略显尖锐的声音响彻整座府邸,显然这位官服男子也是有武功在身的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不久,便有一群人走出了府邸,跪在了这位宦官的身前,道:“臣魏民接旨。”

    这位宦官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圣旨摊开,道: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。

    魏民之子,朕看他甚是不爽,所以将他斩了,尔等没什么意见吧!”

    看着圣旨上的寥寥几句,此刻的这位宦官内心是崩溃的,他传了一辈子的圣旨,这种圣旨可谓是开天辟地头一张了。

    “啊!欺人太甚。”一位银袍青年猛然站起,脸色狰狞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,瞬间抽出腰间的佩剑,森冷锋利的剑刃,撕裂空气,发出呜呜声,如匹练般,斩向了这位宦官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这位宦官双目大睁,同样身上的佩剑也瞬间出鞘,划出一道匹练。

    铮的一声,火星四溅,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同时宦官急忙后退一步大喝道:“好胆,敢袭击朝廷命官,尔等想造反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公公且慢,我的侄儿不懂事,冲动了公公,还请通融通融。”看到这一幕的发生,魏民脸色立变,连忙赔礼道,接着看向刚才那位出手的青年,严厉斥喝道:“还不快给这位公公下跪道歉赔礼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道歉了,杂家会将这件事禀告圣上,你等好自为之吧!”这位宦官摇了摇头刚想走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突然从远处击射来一支箭矢,极快的速度,穿透空气带起丝丝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瞬间定入了宦官的脑门,余势不减,将其的身体都带的离地飞起,砸落向五六米开外,可以想象这一支箭矢的威力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魏府的众人才反应过来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是谁要陷害我魏氏,给我查狠狠地查。”一位中年男子从地上站起咆哮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位中年男子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,因为他知道此事无法善了,不过魏氏也不怎么害怕,毕竟实在不行,大不了就反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其他人想要的结果